请求政府为未来的花朵去掉黑户口_亲子中心_论坛_天涯社区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08日

       2014年12月26日, 我(邹群)在新疆捡到一个四五个月大的男婴,

带回重庆抚养。
       我给他起名叫邹亦凡,

现在他六岁了, 要上学了。自2016年起, 本人已向重庆市南岸区相关部门反映了儿童户籍问题, 至今未办理户口登记。 2020年8月5日, 我和孩子去北京向国家有关部门报告孩子的入户情况。 2020年8月9日, 我们被不明身份的人绑架到重庆。
       但事情很奇怪。
       重庆市公安局南安分局广阳镇派出所民警吴启富威胁我说:“你这次去北京, 惹恼了领导, 领导说他们会尽一切可能把你的儿子送到孤儿院。” .我是一个单身妈妈和我的儿子, 我已经一起生活了六年。养育儿子, 付出了很多的亲情, 这份亲情是不可能放弃的。我和我的孩子, 无论谁离开, 无论谁离开, 都无法生存。我和儿子向社会求助, 请求社会关注, 并督促重庆市南岸区广阳镇行政机关依法为儿子办理户口登记。邹群电话:19936030677

返回到上一页>>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05-2022 仪博科技有限公司 yibokejiyouxiangongsi (vapor-codes.com),All Rights Reserved